欢迎来到明升88体育    
  • 收藏本站 网站地图▼ 企业邮箱▼
央视新闻网|【新闻调查】官地矿纪事:满目煤尘 他们是矿山男子汉
发布时间: 2021-05-02 16:28:12     作者:      来源:山西焦煤网      点击次数:

煤炭是我国主体能源和重要的工业原料,4600多个煤矿散布在全国各地,煤矿从业人员超过240万。煤矿工人的生产怎样运转?他们的生活状况又如何?2020年1月,《新闻调查》记者前往山西太原,拍摄记录了一座有着60年历史的煤矿中发生的故事。

官地矿,始建于1960年,位于吕梁山东翼,汾河水西岸,距离太原市区17.5公里。1989年这里曾是亚洲单井口出煤第一,如今年产煤390万吨,是一座大型现代化生产矿井。全年365天,官地矿的生产昼夜不停。各队组人员倒班轮转,每天的乘车高峰时段,井口成为这个煤矿最繁忙的地方。

这种小火车是往返矿井唯一的交通工具,煤矿里叫它“人车”,定点的“人车”载着工人返回地面,他们在潮湿、昏暗的井下工作了8到12小时。

上班的工人也在这里乘坐“人车”,遇到高峰时段,抢到第一趟车的座位并不容易。

官地矿属于平硐式矿井,入口处不深,但到了里面,井巷上覆盖的是起伏的大山,盖山厚度平均约400米。近60年开采,井口附近的煤田多被采完,新工作面越来越远,去往井下各处,搭乘“人车”需要20到50分钟不等,下车后还要步行。

综采三队是官地矿出煤最多的采煤队。他们负责回采的28417工作面,原本每天出煤5000吨。但最近一段时间,工作面出现新情况,采煤工作时断时续。

综采三队技术队长 王赵强理论上咱一般这个煤层都是煤,但是有些地质变化,煤层它地壳发生变化的时候有裂隙,底下酸性水形成这种溶孔,上面石头因为重力就压下来了。

煤层中夹杂的岩石堆积体被称为“无炭柱”,它的硬度远超过煤。

王赵强采(煤)机是不能割石头的,因为采(煤)机它那个尖齿它只能割煤,割石头会损坏采(煤)机。

遇到无炭柱,采煤作业被迫暂停。为了尽快恢复生产,综采三队决定使用炸药对无炭柱进行爆破,这种技术手段有个更形象的叫法——“打眼放炮”。

井下爆破必须由专职放炮员操作,根据无炭柱上打眼数量和深度,制作相应数量的炸药。

王赵强:保险起见,一般离工作面都是50米开外才放这个东西。

王赵强:这个就是危险系数比较高,从上到下是严格把控,火药的运输,退库,爆破作业的一整套程序。

官地矿是高瓦斯矿井,瓦斯无色无味极易燃爆,打眼放炮要实行“一炮三检”。

瓦斯检测员:装药前、放炮前、放炮后,对放炮地点20米范围内的瓦斯进行检测,瓦斯低于百分之一,可以放炮。装药前多大瓦斯,要填到表格上。

此外,顶板、煤壁、支架等情况也得到一一确认。所有人员撤退到距爆破点100米以外,爆破准备开始。

无炭柱的表层被爆破碎裂,采煤机可以正常开动割煤了。综采队每月都有生产指标任务,收入与出煤量直接挂钩。

割下的煤块经破碎后,由皮带运输机运出矿井。皮带时刻不停,新采的煤源源不断,这是煤矿工人最开心的时刻。

王赵强:所有出的煤都要靠它(皮带运输机)来运输,它就是我们的宝贝,它要是正常运转一个月,我们的工资也会大大的收益。

根据探测,28417工作面这次遇到的无炭柱纵深约30米,想要完全过去,还要多次打眼放炮,未来半个月内,只能边爆破边采煤。

王赵强:干完活衣服都是湿的,大巷是凉的,工作面是热的,其实煤矿工人是挺辛苦的。换衣服冬天是冷的,换完衣服下来,下坑那会儿是冷得要命的,等进了工作面一出汗,衣服都是湿的,什么风湿性,那可多了……

2013年,王赵强从大同大学机械自动化专业毕业后来到官地。6年间,他和综采三队的完成了四个综采放顶煤工作面,出煤量超过1000万吨。这些煤主要供应给了国内大型钢铁企业和电力企业。

官地矿通风科副科长 荣丽军:对我们有一个肯定,我们心里面也挺高兴的,不要老看见煤矿老出事,它多的方面还是给国家贡献了能源,总得有人干。像师书记从上班就在采煤队,干到退休一直在采煤队。一直在采煤。

官地矿综采三队书记 师善坤:30年了,一直在煤矿第一线。

荣丽军:选了这个行业就要受得这份苦,都是养家糊口,没办法,像我们这普遍都是耳背,不管年轻的还是年龄大的,有时候说话好像他不理你,他不是不理你,他是没听见。

截至2019年,官地矿井田总计保有储量10.2亿吨,可采储量5.8亿吨,可服务年限约100年。

工人在井下工作时间长,劳动强度大,矿里每天要为早班、二班、晚班的工人准备盒饭,这在煤矿里被称为班中餐。班中餐按井下人数一人一份,官地矿的“班中餐”每天最多制作超过1500份,三个时间段由专人送往井下各区域。到各工作面远近各不相同,工人吃到这些班中餐,要半小时到一小时之后了。

吃饭工人:烩菜、过油肉、包子,来回换,还有那些素的,有馍馍、花卷。有啥吃啥。

一周七天,班中餐每天餐食轮换,一个月征求一次工人意见,对菜谱适当调整。

卫向东,官地矿掘进一队队长,掘进队的工作是在煤田的每个采区两端分别打通进风、回风两条巷道,有了巷道才能运输、通风、行人,采煤工作才可以开展。

随着回风巷的开掘,煤层压力发生变化,巷道两侧的煤帮存在脱落风险,在掘进工作开始之前,要对煤帮进一步固定和支护。

煤帮、顶板、瓦斯、机电,在检查了各种条件并签字确认后,掘进作业开始了。

两名掘进机司机,一人负责操作,一人负责监护,高浓度的煤尘加大了掘进工作的难度,也直接威胁着矿工的身体健康。从这个角度看,前方是巷道目前的尽头,掘进工作需要向前持续推进,巷道断面高3米,宽7米,上面是顶板,左右两侧是煤帮。

卫向东:大断面施工就不好施工,7米的断面不好施工,正常情况下两次成巷,分两次,这次是新工艺,一次成巷。

大断面施工的尝试考验着卫向东的掘进一队。掘进作业刚刚结束,此时,新露出的顶板和两侧煤帮没有任何支护,非常危险。

掘进工作经常面对最复杂、最恶劣的地下环境和未知的风险隐患,是井下一线的高危工种。即使工作了30多年,卫向东对安全问题也一刻不敢松懈。

临时支护过后,还要进行永久支护。钢带排距保持一米,一排8根锚杆,另一排4个锚索,交替布置,这是质量标准化的要求,也是保证顶板稳定性和人员安全的措施。

卫向东:在规定的时间内标准地完成一个工序,这就是正规循环。一个割煤,一个支护。不断地围绕这个工序,一直往下进行。割煤、支护,割煤、支护,掘进一直就是这么干的。

记者:对你们来说,哪个更重要?

卫向东:支护更重要嘛,这上头下来,这就叫冒顶事故了,冒顶一般都是大事故。

晚上8点多,“人车”将结束工作的工人送到地面。掘进一队的工人在井下奋战了超过12小时,早晨下井时天还没亮,升井时也没看见太阳。

张进成:每天就这样,干惯了,也就习惯了,今天掘进了2米。支护完毕,都到位。

巷道掘进顺利,副队长张进成心情不错。但煤矿工人的一天还没有结束,他们要在浴室里洗去脸上身上的煤尘,随后参加班后会。

晚上的班后会,队长卫向东要对一天中的问题进行汇总,设备故障和安全隐患必须拿出解决方案,因为耽误掘进进度,将影响全队工资收入,拖沓一天,酿成事故的风险也随之加大。

卫向东:今天经过一天的劳动,大家都比较辛苦,可喜的一点就是顺利完成生产任务了,另外在回家之际,提醒大家几句,这两天下雪,路比较滑,尤其是开私家车的,行车要注意安全,就这样。

卫向东今晚要在办公室值班,工作面正常时,每三天中两天住在办公室、一天回家,井下要是出了状况,他会十天半个月都守在矿上。

卫向东:这是降压药,这是晚上安眠药,这几天咳嗽,吃的咳嗽药。

记者:天天都吃的是什么药?

卫向东:一个是降压药,一个晚上睡觉帮助睡眠的药。

记者:睡不着觉吗?

卫向东:睡不着,尤其是晚上,井下有两三部电话呢,井下电话一打过来,接个电话一晚上睡不着,吃了颗药能稍微睡一会儿。生产任务我这不发愁,月月都能完成任务。唯独就是安全的隐患,不能及时处理,老怕造成人员伤亡这种事故,这是最大的压力。

卫向东在官地矿以能打硬仗著称。上世纪80年代,煤矿到农村招合同工,为了养家,他瞒着父母来到官地。后来,他在全国煤矿技能比赛中拿了第二名,转为正式工。

卫向东:到我们那个队的大部分都是家庭贫穷,来到矿上。鼓励工人的时候,我自己编了一首歌,经常跟他们唱,也是安慰他们的歌,也是发自自己肺腑的一首歌,常给他们唱一唱。

“我来到这个世界上,没有想到下坑,只是因为家里的贫穷,我才来到矿上。失掉不少发财的机会,丢掉许多梦想。扔掉一堆时髦的打扮,我才来到矿上。矿山男子汉,矿山男子汉。”

早晨8点,夜班工人上井了。整夜强体力劳动后,很多人顾不得洗澡,先来到这间井口服务站吃热乎的早餐。

服务站的早餐由矿里免费提供,不限数量。餐食制作和服务人员都是矿工家属,他们大多没有工作,在这里可以赚些工资,也让早上升井的矿工能感受家人的温暖。

夜班通常12小时,设备运转周期长,煤的产量也最高。但同时,由于夜班时间长,劳动强度大,容易发生事故。国内部分煤矿开始尝试取消夜班,但对大多数煤矿而言,在生产指标的压力下,目前仍然24小时连轴生产。

春节即将来临,矿里开始张灯结彩,不过对煤矿而言,临近年关的这段日子,往往是容易发生事故的时段。早晨9点,太原市应急管理局人员来到官地矿检查安全生产情况。

责任编辑:蒋晓宇

版权声明 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   |   常见问题解答   |   咨询 地址:中国·山西·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 ICP备案序号:晋ICP备05008009号-3

明升88体育——官方下载 版权所有   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081号